美洲发现刻海蛇石板描述玛雅核心旧事,知道点

美洲发现刻巨蟒石板描述玛雅核心神话

  的确,历史似乎特别偏爱那些爱思考的人,它给后世留下的谜太多了。
  在中美洲一带长期流传着一个颇为动人的故事——相传古代有一个王子得知密林深处有一个为外界所不知的城堡,城堡里的人由于受到魔鬼巫术的诅咒,正深陷痛苦之中,等待他前去解救。这位王子怀着拯救世人的崇高志向,抽出宝剑,面对毒蛇猛兽出没的大林莽,义无反顾地步入森林。他用宝剑在密林中砍出一条路来,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隐藏在密林中的这个城堡。王子用正义唤醒了被魔法置于昏睡之中的美丽公主,又救起了被魔法催眠的全城居民,驱散了蒙绕在城堡之上的阴风妖雾,让大地充满阳光。
  这个传说以神话的笔调赞颂了一位济世救民的古代英雄,令人难忘。传说和神话固然是一种幻想的产物,但许多事实已经证明,神话和传说往往曲折记录着某种历史,或者说神话和传说往往是真实生活的一种折射。中美洲广为流传的这个传说,代代相传,谁也没把它当成一件史实来看待。可是,有人偏偏不把它当成神话,而把它当成一种启迪、一种历史的暗示。
  1893年,美国人约翰·史蒂芬和美国画家卡德沃德,决心按照这个传说的暗示,去寻找密林中那个城堡。他们就像传说中的那个王子那样,沿途风餐露宿,一路披荆斩棘,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在洪都拉斯的热带丛林找到了一座城堡。
  当然这座城堡里没有沉睡的美丽公主,只有灌木丛生的断墙残垣。坍塌的神庙上的一块块巨大的基石,无不刻满精美的雕饰。石板铺成的马路,标志着它曾经是个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的闹市。路边修砌着排水管,又标志着它曾经是个相当文明的都市。石砌的民宅与贵族的宫殿尽管大多都已倒塌,但依稀仍可窥见当年喧杂而欢乐的景象。 所有这些石料,无不苍苔漫游,或被荒草和荆棘深深掩盖,或被蟒蛇一般行走的野藤紧紧缠裹。从马路和房基上破土而出的树木,无情掀翻了石板,而浓荫逼人的树冠,则急不可待地向废墟上延伸,仿佛急于掩盖某种神秘的奇迹。
  如此荒蛮的自然景象与异常雄伟的人工遗址,形成巨大的反差,令探险家们激动不已。他们仅仅是想证实神话传说的某种真实性。不料,他们却无意中发现了一个伟大的奇迹。
  丛林中发现的这个城市被披露之后,举世震惊。本世纪以来一批又一批考古人员来到洪都拉斯,随后他们又把寻幽探胜的足迹,扩大到危地马拉、墨西哥、秘鲁,以及整个南美大陆。无数的奇闻轶事随着考察队的到来,纷纷传出——玛雅人的金字塔可与埃及人的金字塔媲美,危地马拉的提卡尔城内的那座金字塔高达230英尺,墨西哥的巨石人像方阵令人困惑不解,特奥蒂瓦坎的金字塔其雄伟和精美堪称奇绝……
  据统计,各国考察人员在南美洲的丛林和荒原上,共发现废弃的古代城市遗址达170多处,它为人们展示了一幅玛雅人约在公元前1000年,到公元800年时,北达墨西哥南部的尤卡坦半岛,南达危地马拉、洪都拉斯,直抵秘鲁的安第斯山脉广阔的活动版图。它告诉人们,玛雅人于3000年前,就在这块土地上过着安定的生活。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美洲金字塔的出现绝不是孤立的一种表象,修建如此众多的金字塔势必需要众多的人口、富庶的财力和人的崇高热情。玛雅古国广阔的活动版图,的确可以证实这一点。没有巨大的精神和物质力量的保证,即使受到来自其他星球智能生命的启发,美洲人也无法创造出这种奇迹。
  考古学家证实,在创造这一系列奇迹时,玛雅人已进入富足的农耕社会,并独立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文字。进一步的研究并没有使人解开美洲人如何和为何建造金字塔的谜,反而让他们更感到迷惑不解——玛雅人拥有不可思议的天文知识?他们的数学水平比欧洲足足先进了10个世纪?一个以农耕为唯一生活来源的社会,居然能有先进的天文与数学的知识,这的确使人怀疑。还有,当我们面对着玛雅遗址异常灿烂的古代文明时,谁都会情不自禁地问:这一切是怎么来的?史学界的材料表明,在这些灿烂文明诞生以前,玛雅人仍巢居树穴,以狩猎为生,其生活水准近乎原始。有人甚至对玛雅人是否为美洲土著表示怀疑。因为,没有证据表明,南美丛林中这奇迹般的文明,存在着一种渐变,或称过渡阶段的迹象。没有一个由低而高的发展过程,难道玛雅人的这一切是从天而降的吗?
  的确,这一切是从天而降的。地面考古没有发现文明前期过渡形态的痕迹,分析在此之前的神话传说,也无线索可寻。玛雅文明仿佛是一夜之间发生了,又在一夜之间轰轰烈烈地向南美大陆扩展。奇怪吗?是有点儿奇怪。 除了“神灵”之外,谁还有这等魔法?不幸的是,玛雅人的神话恰恰是说他们的一切都是神灵赋予的。流传在特奥蒂瓦坎附近的神话告诉人们,在人类出现以前,众多的神灵曾在这里聚会过,共商人类大事!

图片 1

考古学家在危地马拉北部森林发掘出带有怪物、神灵和巨蟒的雕刻石板

图片 2

石板上显示的是玛雅核心神话经典《波波尔:乌》中描写的情景

据国外媒体报道,考古学家在危地马拉北部森林发掘出带有怪物、神灵和巨蟒的雕刻石板,这应该是已知的玛雅文明最早的神话描述。

新发现的这些石板有26英尺长,叠加在一起,制作年代在公元前300年,石板上显示的是玛雅核心神话经典《波波尔:乌》中描写的情景。埃尔:米拉多尔遗址研究负责人理查德:汉森3月11日说,研究人员挖掘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古玛雅城市时,用了3个月时间才发现这些雕刻。

玛雅人在中美洲和墨西哥南部建造了高耸的寺庙和错综复杂的宫殿,统治这一地区长达2000年,随后在约公元900年突然放弃了他们的城市。迄今为止,这依然是一个长期以来困扰科学家的谜团。埃尔:米拉多尔流域如今荒芜了,以前却十分繁华,不仅有大量城市居民,复杂的公路和水路网,还有现在被茂密丛林覆盖的巨大金字塔。

18世纪初,一个西班牙殖民牧师发现了最早的手写版《波波尔:乌》。汉森指出,这些石板是第一个已知的描述这段玛雅神话中的主要人物——两个双胞胎英雄的雕刻作品。汉森是美国爱达荷州立大学考古学家,10多年来一直研究埃尔:米拉多尔遗址,他说:“它们出现于基督以前的时期,非常古老,再次展示出一种存在了数千年的意识形态的卓越韧性。”

有块石板显示,两个双胞胎勇士被宇宙怪物包围,而在他们上方有一个展开翅膀的鸟神。汉森是讲述玛雅文明的梅尔:吉布森2006年影片《启示录》的顾问,他说:“另一块石板显示,一个玛雅谷神身上缠绕着一条波浪形大蛇。”

埃尔:米拉多尔遗址占地50多万英亩,比危地马拉著名旅游地提卡尔遗迹大3倍。目前,它的保护工作正受到4方面危险,一是用该地区运送可卡因和海洛因去墨西哥的毒品贩子,二是采伐森林的当地人,三是偷走文物去黑市出售的抢劫犯,四是野生动物偷猎者。

2008年,危地马拉总统阿尔瓦罗:科洛姆宣布,在这个国家北部佩腾地区的茂密丛林中建造一个大型公园,这可能把埃尔:米拉多尔和挖掘完毕的提卡尔包围在里面。这个计划包括2020年建造一列丙烷动力列车的方案,这样一来就能运送数千名游客前往提卡尔遗迹。但现在,游客只能通过直升机或2天徒步旅行才能到达目的地。

本文由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发布于科技视频,转载请注明出处:美洲发现刻海蛇石板描述玛雅核心旧事,知道点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