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量开掘大脑构成决定学科优势,人类大脑管理

研究发现大脑构成决定学科优势

核心提示: 并非所有的诵读困难者都是完全一样的。一项新的研究结果显示,讲中文和讲英文的诵读困难症患者,其大脑受损的区域是不同的。 并非所有的诵读困难者都是完全一样的。一项新的研究结果显示,讲中文和讲英文的诵读困难症患者,其大脑受损的区域是不同的。这一发现为搞清产生诵读困难的神经学机制带来了曙光,同时揭示了大脑处理两种语言的本质差别。 在美国和中国,大约有5%到10%的人患有诵读困难。这些人无法将一个单词的视觉信号和听觉信号联系起来。在英语中,这种疾病导致了对组成单词的字母的曲解或变调。例如,诵读困难者会将“Dyslexia”读成“Lysdexia”。而在中文中,这种疾病会影响一个人将文字转化为声音的能力以及对文字含义的理解。对患有阅读障碍的中国儿童进行的大脑成像研究显示,与英文的阅读和书写相比,这些功能是由大脑的不同区域所控制的。 如今,一个由中国香港大学的Li-HaiTan领导的研究小组发现,讲英语和说中文的人的大脑功能的不同源自于大脑的解剖学差异。研究小组使用了一种形态测量学分析方法,从而得到了16名患有诵读困难的北京学童的精细三维脑测量结果。随后,研究人员将这些结果与16名正常中国人的相关测量结果进行了对比。数据显示,尽管这两组受试者的灰质——与高级认知功能有关的大脑物质——体积并没有差异,但诵读困难者左额中回——识别图像和形状以及唤醒记忆的重要大脑区域——的灰质却明显少得多。与之形成对照的是,根据另一个研究小组在2007年得到的结果,英语诵读困难者大脑左顶叶的灰质有减少迹象。这一区域更多的是参与将字母符号转化为语音的工作而非对其形状的解析。Tan表示:“这一发现非常令人吃惊。”他的研究小组在本周的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网络版上报告了这一研究成果。Tan说:“我们从未想过,在两种文化背景下,诵读困难患儿的大脑结构也出现了差异。” 美国剑桥市麻省理工学院的神经心理学家RobertDesimone指出,中文和英文巨大的本质差异使得这一发现具有重要意义。作为中文载体的汉字主要依赖复杂的图形表达全部的含义,而英文则是一种字母语言,它更多地凭借规律而非图像识别和记忆。曾参与英语诵读困难研究的MIT认知心理学家JohnGabrieli强调,如今,随着大脑解剖学差异的揭示,科学家朝着“搞清诵读困难的发病机制又迈出了一步”。 Gabrieli说,如果你对于一种语言存在诵读困难,那么另一种语言是否也会让你感到无所适从呢?这确实是“一个很吸引人的问题”。但Tan对此表示怀疑,他说自己的研究小组相信,“不同的基因可能与中文和英文的诵读困难有关”。

美国趣味科学网站11月6日报道题:数学VS语言。

大多数人都认为,他们上学时要么语言学得好,要么数学学得好,成绩通常是明证。极其聪明的学生往往语言和数学都学得好,而且能很快给出问题答案。不那么聪明的学生可能就有些费劲了。不过,我们中有极少数的人很擅长语言,数学却很差,反之亦然。

这种能力的极端情况说明了我们大脑的构成。英国伦敦大学学院认知神经心理学荣誉退休教授布赖恩:巴特沃思说:“数学和语言的大脑系统截然不同。所以,这两种能力相对比较独立也就不令人惊讶了。”

通过对我们大脑中负责语言和数学处理的区域进行更多研究,研究人员希望有一天能更好地帮助有诵读障碍和计算障碍的患者。

语言能力源自我们大脑的大部分区域,需要关键元素的协调。例如,当我们阅读时,位于大脑后侧与事物认知有关的“腹侧流”变得活跃起来。正如神经影像研究显示的那样,顶区和额区也开始活动。这些大脑区域解析出文字的“声音”和单词的语义。

在诵读障碍患者中,有5%到12%的人阅读有困难,拼写有时成问题,但同时有书写障碍的患者所占比例尚不清楚。书写障碍患者的字迹不规范、字间距不当或者讲述概念时使用错误的单词,例如“女孩”或“男孩”而不是“孩子”。

脑损伤也会导致这种语言缺陷,数学方面也一样。根据对家族中残疾病史和产生明显缺陷的基因疾病的研究,可以发现遗传显然影响重大。

在对诵读障碍现象进行的研究中,一些参与者的基因显示了大脑的神经细胞如何构成相互联系。

另一部分人没有阅读和书写障碍却有基础数学学习障碍。研究显示,计算障碍患者约占全球人口的6%至8%。就像诵读障碍一样,计算障碍也存在着遗传因素,同卵双胞胎同患计算障碍的概率约为60%。

当参与者进行计算时,大脑的几个区域开始活动起来,尤其是位于头顶后方的顶内沟。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心理与脑科学学院博士后梅利莎:利伯特斯说:“这似乎是大脑的‘数学中心’。如果大脑的这部分出现问题,那么人们就会有数学障碍。”

利伯特斯新近发表的论文称,学龄前儿童的“数感”水平各不相同。他说,出生时就具有较高才能的人在整个人生中都很可能更擅长数学。相似的是,美国乔治敦大学医疗中心下属学习研究中心主任吉尼维尔:伊登对具有超常阅读能力的儿童进行研究后发现,我们当中有些人有技巧。

另一方面,天生就有诵读障碍或计算障碍的人未必长大会对语言或数学一窍不通。因此,根据先天的强项和弱项,对孩子进行培养和教育常常会改变孩子对语言或数学的偏好。

巴特沃思说:“环境和经验无疑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家中有大量藏书的父母也许会促使子女更多地阅读和写作,反之数学游戏则会鼓励孩子多做算术。

美国趣味科学网站相关报道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本文由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发布于科技展览,转载请注明出处:商量开掘大脑构成决定学科优势,人类大脑管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