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藏宝图绘制立功,3D藏宝图让江口沉银古河道重

多种探测组合出击 纵横扫描十万平米 3D藏宝图让江口沉银古河道重见天日

  “3D藏宝图” 让江口沉银古河道重见天日

■本报记者 彭科峰 通讯员 陈伟

  在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岷江东南岸30米,张献忠江口沉银的古河道已经被科研人员确定。3月22日,正参与江口沉银二期考古发掘的电子科技大学信息地学特色研究中心科研团队(以下简称探测团队)宣布:经过3个多月的努力,该团队已绘制出了一幅覆盖面积达10万平方米的“3D藏宝图”,为江口沉银古河道的准确定位提供了科学依据。

“江口沉银”的古河道终于找到了!

  “3D藏宝图”并非一张实际的地图,而是利用多种探测手段对考古区域的扫描成像。探测团队技术负责人周军说,尽管江口沉银已经尘封370多年,但该探测团队采用水上电阻率成像法、两栖地质雷达、高精度磁法、频率域电磁法等综合探测技术,对超过10万平方米区域进行了探测,最终确定了古河道的准确位置,并综合河床基岩起伏状况进行分析,为“沉银有利储集区”的划定提供了有力证据。

2017年1月开始的彭山江口沉银考古一直饱受关注。去年,考古队员经过种种论证,认定该地为张献忠“江口沉银”旧址。此后,关于这一遗址的考古工作一直在持续进行。

  “作为一项多学科结合的全新尝试,在探测技术方面,我们采用综合探测方案,避免了单一技术手段在信息层面缺乏印证的缺陷;在多种方法探测过程中,团队还开展了多源数据的综合解译与建模工作,使得探测成果的可靠性有了极大的提升。”周军说。

日前,记者从电子科技大学获悉,在岷江东南岸30米,“江口沉银”的古河道终于现身。经过3个多月的努力,近日再次“自带干粮”入驻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江口镇的电子科技大学信息地学特色研究中心科研团队,助力“江口沉银”二期考古发掘,绘制出了一幅覆盖面积达10万平方米的“3D藏宝图”,为“江口沉银”古河道的准确定位提供了科学依据。

  这支探测团队由电子科技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牵头,中国地质调查局成都地质调查中心、四川省核工业地质局282地质队等10家单位联合组建,于去年12月6日入驻江口镇。此次历时近100天完成的10万平方米考古区域探测,其总面积是2017年首次考古期间探测面积的数十倍。

10万平方米区域扫描成像

  “去年我们探测的区域是在围堰里面,范围较小,而且是在抽干了水以后进行的,难度比较小。今年团队扩大了探测范围,在岷江大桥下游的水面和水下进行探测,难度更大,而且对仪器设备、数据处理技术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周军说,此次仅在发掘区的南侧,探测区域的长度就达200米,宽度达80米。在探测中,团队科研人员沿着河流的方向,按照5米的线距设置了水上电阻率法测线18条;在垂直河道的方向,按照12米线距,设置两栖电阻率成像和地质雷达探测剖面9条,最终完成了对水下地层结构的探测。而目前正进行的二期考古中,已发掘出的河床基岩结构特征与文物出土情况,有力佐证了专家用“3D藏宝图”划定的古河道。

《中国科学报》记者了解到,该探测团队由电子科技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牵头,与中国地质调查局成都地质调查中心、成都理工大学、四川省核工业地质局282地质队、四川省冶金水文队等共计10家地学领域的知名单位联合组队,形成了强大的协同攻关科研力量。

  此次大范围探测并绘制“3D藏宝图”,不仅节约了江口沉银二期考古的时间,更为划定江口沉银的分布和保护的总体范围奠定了基础。“避免盗挖盗掘是更加长远、更加紧迫的任务。”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说,搞清楚了文物分布的范围就可以确定保护区域的具体边界,从而使文物保护措施更有针对性。

尽管“江口沉银”已经尘封370多年,但该探测团队采用水上电阻率成像法、两栖地质雷达、高精度磁法、频率域电磁法等综合探测技术,对超过10万平方米的探测区域进行了扫描成像,确定了古河道的准确位置,并综合河床基岩起伏状况进行分析,为“沉银有利储集区”的划定提供了有力证据。

  张献忠江口沉银二期考古发掘还将持续40多天。电子科技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院长胡光岷说,在汛期来临之前,团队还将在府南河口与岷江大桥下游的工作区块开展试验工作,并对接实际发掘情况对基岩结构、电磁感应异常的地方进行验证。同时,还将继续在垂直河道的方向上设置若干条测线,以拓展“3D藏宝图”所容纳的区域范围,并且进一步为“河床基岩结构模型”提供更多的细节特征。

据介绍,在探测技术方面,团队采用综合探测方案避免了单一技术手段在信息层面缺乏印证的缺陷。在多种方法综合探测的过程中,团队还开展了多源数据的综合解译与建模工作,使得探测成果的可靠性有了极大提升。

  “团队将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一起努力,把先进技术应用在水下考古工作中,并不断总结经验,开创‘电子信息+考古’的新局面。”胡光岷说,目前团队形成的一系列水下考古探测技术,在未来古运河、湖泊等水下考古工作中有广泛应用空间。

从2017年12月6日驻扎江口镇至今,该团队连续奋战100多天,并与考古研究人员相互协作,以“3D藏宝图”为基础,选定了更为有利的沉银储集区段进行发掘。目前,二期发掘已经找到大量银锭、兵器、金碗、银碗,以及银簪、耳环等金银首饰。

  (科技日报成都3月22日电)

二期考古发掘还将持续40多天,预计会取得与一期发掘相媲美的重要收获。据了解,2017年1~4月开展的一期考古发掘出水文物总计超过3万件,确证了“江口沉银”的传说,“打开了一部了解明代历史的百科全书”。

“考古发掘的河床基岩结构特征与文物出土情况,进一步为我们提供了有力佐证,对我们的理论模型进行了很好的验证,现在可以肯定,我们的理论判断是准确的。”探测团队技术负责人周军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3D藏宝图”意义重大

据了解,此次探测绘制的“3D藏宝图”为挖掘工作节省了宝贵的时间。岷江的汛期即将来临。届时,江上的一切渔业、采沙等活动将被禁止。而要等到下一个考古挖掘的“窗口期”又要再过一年。有了“3D藏宝图”,整个考古发掘工作做到了有的放矢。

不仅如此,本次大范围探测也为未来的发掘工作,尤其是为划定“江口沉银”的分布和保护的总体范围奠定了基础。“避免盗挖盗掘是更加长远、更加紧迫的任务。”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对记者表示,清楚了文物分布的范围就可以确定保护区域的具体边界,从而使文物保护措施更有针对性。

据了解,本次探测的面积是2017年初首次探测试验面积的数十倍。仅在发掘区的南侧,探测区域的长度就达200米,宽度为80米。沿着河流的方向,按照5米的线距设置了水上电阻率法测线18条;在垂直河道的方向,按照12米线距,设置两栖电阻率成像和地质雷达探测剖面9条,较好地完成了对水下地层结构的探测任务。

“去年我们探测的区域是在围堰里面,范围较小,而且是在抽干了水以后进行的,难度比较小。”周军介绍,今年他们扩大了探测范围,在岷江大桥下游的水面和水下进行探测,难度更大,而且对仪器设备、数据处理技术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开创“电子信息+考古”新局面

据了解,在汛期来临之前,团队还将在府南河口与岷江大桥下游的工作区块开展试验工作,并对接实际发掘情况对基岩结构、电磁感应异常的地方进行验证。同时,还将继续在垂直河道的方向上设置若干条测线,以拓展“3D藏宝图”所容纳的区域范围,并进一步为“河床基岩结构模型”提供更多的细节特征。

电子科技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院长胡光岷表示,团队将与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一起努力,把先进技术应用在水下考古工作中,并不断总结经验,开创“电子信息+考古”的新局面。据了解,目前团队的水下考古探测技术在古运河、湖泊等水下考古方面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电子科技大学党委副书记申小蓉指出,“电子信息+”让学校在更加广阔的领域为国家作贡献,极大地拓展了学校的学科影响力。科研的交叉融合也进一步提升了学校的科技创新能力,为满足国家重大需求、建设“双一流”大学发挥了积极作用。

《中国科学报》 (2018-04-26 第4版 综合)

本文由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发布于科技展览,转载请注明出处:3D藏宝图绘制立功,3D藏宝图让江口沉银古河道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