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新机会,多个城市降低入户

多个城市降低入户“门槛” 只要你满足这些条件

4月8日,大中城市放宽落户政策的靴子落地——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的《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提出,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II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区常住人口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超大特大城市要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

央视网消息:这些城市降低了入户门槛!只要你满足这些条件。

根据全国城市规模划分标准,广州与深圳人口在千万级以上,均为超大城市;东莞和佛山去年的常住人口分别为839.22万和790.57万,属于特大城市;而珠海、惠州、中山、江门、肇庆等珠三角城市的人口规模则达到了Ⅱ型大城市的标准。

近期,“人才争夺战”不断升温。去年以来,全国多个地区纷纷推出了力度不小的人才引进政策。而作为沿海发达地区的广东省,包括深圳、东莞在内的多个城市都密集发布相关政策,推动非户籍人口的落户、就业。

根据这份文件的要求,这意味着,珠三角城市群中的珠海、惠州、江门、中山、肇庆或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广州、深圳、佛山、东莞将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深圳:降低落户门槛 人口结构更稳定

图片 1

对于本身就在这些地方工作的人来说,拥有新的户籍究竟意味着什么?而大批的户籍人口,又将为当地的产业发展带来怎样的改变呢?

全国各大城市“抢人大战”各出绝招,珠三角各城如何应对?南都记者梳理各城的入户政策,好消息是:各城的门槛都在降低,要当城里人,更容易了!

深圳市民小周对记者说,第一是因为想在深圳长期发展,其二是,子女的教育问题。

超大城市

早在2016年初,小周就想申请深圳户口,但是由于自己的大专学历不达标,积分也不够,只好放弃。2016年8月,深圳将纯学历型人才落户门槛放宽至大专及以上,对人才入户量不设指标数量上限。小周是新政受益者之一。

广州:连续4年人口增量超40万 今年年初再次放宽入户政策

2017年7月,深圳又完善积分入户政策,给长期在深圳稳定就业和居住的非学历、技能型常住人口开辟了新的入户通道。

4月11日下午,备受来穗人员关注的2018年积分入户广州尘埃落定。经过公示、审核后,7000名申请人获得2018年度积分制入户资格。这也是广州通过积极的人才、户籍政策来吸纳各级、各类人才落户广州的一个缩影。

中国城市经济学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表示,从深圳来讲,它仍然保持着30%上的制造业,需要大量的技术工人,这个在学历上没有特别高的要求。一方面,需要有学历方面的人才大战,同时也要有技术基础的劳动就业人口。

2月15日,广州市统计局披露,2018年末广州常住人口1490.44万人,城镇化率为86.38%,与其2017年末的1449.84万人对比,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增加了约40.6万人。显示广州人口增加动力依旧强劲。据悉,2015-2018年,广州常住人口已连续4年以每年超过40万的规模增加,前3年分别达42.06万人、54.24万人、45.49万人。

过去,深圳的人才落户政策重点针对具有高学历、技术专业知识者,以及高纳税者。截至2016年底,深圳户籍人口仅占常住人口的34%,相比北上广62%、59%和63%的比例,深圳的人口结构仍然有待优化。而得益于近几年来深圳不断放宽的落户政策,2017年,深圳市在册户籍人口达到449.86万人,全年增长45.07万人。

广州1490.44万常住人口中,户籍人口927.69万人,2018年自然增长11.87万人,更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广州户籍迁入人口22.81万人,迁出4.88万人,机械增长人口17.93万人,颇为可观。这与广州近年来不断放宽的户籍政策有着密切的联系。

深圳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社会发展处副处长董彧说,适度地增加在册户籍人口规模,扭转户籍人口与非户籍人口比例长期倒挂的一个现象,是人口结构稳定性的要求。

2019年伊始,广州再次率先发力,宣布启动新一轮入户政策,具体政策方向仍是放宽,比如不再将符合计划生育政策作为前置条件;将学士、硕士、博士等学历类人才入户年龄比之前放宽5岁,分别到40、45、50周岁等。制定“引进技术技能人才职业目录”,大力引进广州产业发展急需的技术技能人才。

东莞:取消积分制 满足“两个五年”即可入户

这也再次折射出广州坚定的人口增长决心。按照2018年2月份公布的《广州市城市总体规划(2017-2035年)》草案,2035年广州常住人口规模将控制在2000万人左右。也就是说,未来16年广州要增加约500万常住人口,相当于每年增加约31万。

深圳在引进人才的过程中,门槛是越来越低,而对户籍的开放也是越来越宽。同样,为了进一步降低入户门槛,东莞从今年的2月27日起取消了积分入户的限制,取而代之的是“两个五年”的入户政策,也就是在东莞参加社会保险5年且办理居住证满5年即可落户。

近几年来,广州仍通过积极的人才、户籍政策来吸纳各级、各类人才落户广州。而在解决外来人口的存量户籍问题方面,广州市来穗局也在逐年提升积分入户指标。从最早期的3000个每年,到5000个每年,进而到2018年增加到7000个。外来人口具备以下4个条件就可提出申请:年龄45周岁以下;持本市有效《广东省居住证》;在本市合法稳定就业或创业并缴纳社会保险满4年;在广州市来穗人员积分制服务管理信息系统核定积分总分数满100分。这也让更多的外来人员群体,得以通过积分制入户方式解决户籍困惑。

庄女士在东莞生活了十几年,虽然最后她通过积分入户的渠道成功落户东莞,但回忆起当时的经历,她仍然觉得需要准备的材料过于繁琐,办理的周期也过长。

超大城市

与以往的“积分入户”相比,现在东莞“两个五年”的入户考核指标大幅删减,如“积分入户”里要求的文化素质与房产纳税等指标均被废除,只需在莞稳定居就业即可入户,目标指向在莞稳定就业居住的非户籍人口,入户门槛降低。

深圳:去年人口增加49.83万 为广东省人口增长最多的城市

不仅是东莞,在珠三角地区取消积分制的城市还有全国第一个实施积分制的中山。珠海也从3月开始执行已大幅放宽的户口迁入政策。

广东省统计局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广东省常住人口增加了177万,连续第四年达到百万级。其中,深圳人口增加了49 .83万,成为广东省人口增长最多的城市。深圳的落户政策一直很宽松,2017年启动《深圳市积分入户办法》,适用对象为在深稳定就业及居住满一定年限的非户籍人口,无需学历要求。

为了吸引非户籍人口落户,广东各地纷纷调低外来人口落户门槛,推进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做大城市人口。同时也积极出台各种吸引人才的政策,吸引在外地的户籍人口返乡以及各类人才留在当地。像肇庆,凡被列入紧缺人才引进指导目录的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人员,可享受2万-15万元补助。

2018年,深圳常住人口达1302 .66万人,增加了49.83万,虽然比2017年的61.99万增长数及2016年的52.97万增长数有所下滑,但该数据仍然十分可观。2016年深圳常住人口增幅逼近广州,2017年和2018年则连续两年领跑北上广。

珠三角多城市降低门槛 抢人才更是抢人口

落户政策宽松

今年以来,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纷纷出台了相关的高端人才引进政策。而与这些地方有所不同的是,深圳、东莞等地推出的户籍政策,很大程度上,是传递出了对普通劳动力的抢夺。

深圳已连续多年为户籍人口净迁入,无论是省内迁入人数还是省外迁入人数,均居全省第一。而北京、上海两个一线城市常年受户籍迁入政策严格等因素影响,北京户籍人口连续两年下降,上海户籍人口2017年、2018年涨幅皆微小。

然而,珠三角地区对于人口资源的抢夺,为什么会成为它们的目标呢?

深圳的落户政策一直很宽松。2017年7月17日深圳就启动《深圳市积分入户办法》,该政策是深圳第一个“纯积分入户”政策,其适用对象为在深稳定就业及居住满一定年限的非户籍人口,无需学历要求。申请人只要同时满足三个方面要求,即可在网上申请,包括:年龄条件——男性55周岁以下、女性50周岁以下;合法稳定居住及就业条件——持有有效的深圳经济特区居住证、拥有深圳市合法产权住房(或在深圳市租赁住房)年限、依法参加深圳市社会养老保险年限均已满5年;守法条件——未参加过国家禁止的组织及活动,违反计生规定社会抚养费已缴纳完毕。

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表示,整个珠三角是一个庞大的制造产业链。过去这些年,就业人口流失也比较严重,对维持它庞大的制造业是个巨大的麻烦。所以,在很多城市,只要合适年龄,身体健康的就业人口,它就会抢,所以就形成了一个抢人才大战和抢人口大战。

以2017年度申请为例。2017年度经过初审,符合申请条件的总人数为25039人,经过复核最终符合申请条件的总人数为25431人,其中购房者为24362人,租房者为1069人。最终,成功申请分数线为307分,成功申请率为40%,即每2 .5名申请人中就有1名可成功申请。

业内人士认为,珠三角各城市均面临户籍人口倒挂的问题,随着产业结构的调整,让户籍人口的比重进一步提高,优化人口结构成为当务之急。另外,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背景下,这也是提前应对可能出现的人才外溢的一项前瞻性布局。

城市吸引力强

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副院长曲建表示,一个城市的发展绝不仅仅是博士、硕士所能够支撑起来的,它需要的是一个人才的体系,珠江三角洲很多城市开始放宽对人才认定的这些条件,已经认识到了一个城市的发展需要多层次的人才的集聚。

深圳的城市吸引力很强,深圳2018年人均GDP已达19.33万元。截至2018年8月,深圳在境内外上市的公司数高达350家,仅次于北京和上海的526家和389家。优秀企业源源不断流入以及具有强大创新能力的本地企业不断涌现,带来更高的收入和更好的发展机会,从而吸引更多优秀人才迁入。深圳2018年环境质量总体保持良好水平,环境空气质量优良率为94 .5%,在全国169个重点城市中排名第六。

有业内人士指出,比落户“门槛”更重要的,是户籍的“含金量”。一纸户口背后,是一场关乎医疗水平、教育资源、就业机会、宜居环境、文化娱乐、发展潜力等在内的系统化大比拼。

据悉,2018年1至11月,深圳人才引进数量达到23.74万人,同比增长10.52%。其中接收高校应届毕业生10.31万人,在职人才引进13.43万人。深圳人才资源总量稳步增长,人才队伍结构不断优化,人才综合素质和创新创业能力全面提升。2018年1至11月引进人才中,研究生学历2.51万,本科学历12.79万。引进人才中年龄在3 5岁以下的21.12万人,占88.96%。

地方政府不能仅仅以吸引外来人口入户为目的,而应更多考量基本公共服务是否均等化,无论外来人口还是新户籍人口,是否享受到相应的福利和待遇,他们的就业和基本服务是否能够保障,这才是吸引人才、推动社会发展的核心动力。

对深圳房价影响不大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中国城市经济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宋丁表示,此次政策对深圳的影响,更多的是形成Ⅰ型大城市和Ⅱ型大城市对深圳人口流入的竞争。“可能有部分要流入深圳的人口,将转到这些城市去了。”但是,目前来看,深圳的落户政策比较宽松,加上这些年来深圳吸纳人口的速度还是不错的,会有一些冲击,但总体来说影响不大。

该政策对人口的影响是否会作用于深圳的房价呢?宋丁认为,房价长期看人口已在业内形成共识。他以常住人口为例进行了举证。他指出,每年的净增人口指的是常住人口,深圳地面生活的实际人口(包括在深停留3天以上的人口)为约2500万,其中约1300万是常住人口,约1200万是流动人口。“预计未来每年有30-50万人转为常住人口”,既然政策对人口的影响不大,对房价的影响也不会大。

不过他表示,深圳的落户政策依然有放松的空间,毕竟与北上广相比,深圳的常住人口中户籍比例太低,影响人口结构的合理性和城市公共服务配置的协调性,该问题需抓紧解决。

特大城市

东莞佛山 “十三五”均要增50万人口入户

东莞、佛山都提出,“十三五”期间要增50万人口入户。截至2018年,东莞和佛山的常住人口已经达到839 .2万人和790 .6万人,跨入了“特大城市”行列。根据国家发改委《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东莞和佛山将调整完善积分落户政策,大幅增加落户规模、精简积分项目,确保社保缴纳年限和居住年限分数占主要比例。

佛山:宽松的“购房入户”政策催生大批迁入人口

2016年6月1日起,佛山购房入户的限制全面放宽,只要购买佛山住宅性质的一二手房,均可入户佛山,没有其他任何附加条件,因此购房入户人数激增。纵观2016年、2017年,外来人口迁入佛山的数量就超过24万人。

2017年10月,《佛山市推动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实施方案》正式印发,全面放开放宽重点群体落户限制,以农村学生升学和参军进入城镇的人口、在城镇就业居住3年以上和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以及新生代农民工为重点,并提出计划在“十三五”期间,努力实现50万左右非户籍人口在佛山落户。

在购房入户“宽松”政策执行两年后,佛山在2018年底开始“拉闸”。

2018年11月,佛山市政府召开常务会议,原则上通过新修订《佛山市新市民积分制服务管理办法》,并于2019年1月1日正式执行。新《办法》明确不再执行原购房入户政策,将购房类人群划入积分制管理,只有在佛山市已连续按月缴纳一年社会保险费,且申请期间保持参保状态的新市民,才可申请积分入户。房产情况只作为申请入户的一个计分指标,并规定了最高144分的限制(房产每平方米算一分,最高144分)。

此外,在佛山居住满3年(连续办理居住证3年或以上)、合法稳定就业满3年(连续缴纳社会保险满3年,或连续经商满3年,可互补叠加),并有合法稳定住所的人员,本人及其共同居住生活的配偶、未成年子女和父母可以在居住地申请入户。

东莞:将增加落户规模,“两个五年”及人才入户为主导

东莞从去年2月就已经取消了积分入户政策,全面实施“两个五年”入户以及人才入户为主导的入户政策:持东莞有效《广东省居住证》且累计时间满5年;在东莞正常参加社会养老保险且累计时间满5年(60个月,不含一次性缴费年限)。满足以上两项条件,即可申请入户东莞。此外,与申请人共同居住、生活的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可一起随迁。

在东莞,有超过600万外来务工人员,他们为东莞的经济发展贡献着自己的力量。东莞也把他们看作自己的一分子,不断深化户籍和居住证制度改革,吸引他们在东莞落户安家。

《东莞市推动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实施方案》,提出“十三五”期间,全市努力实现50万左右非户籍人口在东莞落户,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提高到92%以上。

东莞入户政策的思路非常清晰,就是让扎根东莞的人安居乐业。不管是“两个五年”的设定,还是对新生代农民工、举家迁徙的农业转移人口、在该市大中专院校就读的农村学生等群体放宽落户限制的新规,都体现了以更开放的姿态接纳非户籍人口扎根的导向。

同时东莞继续突出“人才优先”的政策导向,既对技术工人、高校及职业院校毕业生、归国留学人员等重点群体全面放宽落户限制,坚决取消相关限制条件;同时在条件准入类人才入户“12条”中对各类人才敞开大门,具备初级技术职称、国家注册执业资格、本科以上学历,以及大专应届毕业生、广东省内职校和技校应届毕业生、在岗社工人才等都可直接申请入户。此外,高技术企业、大型骨干企业、成长型中小企业、镇街重点企业等各类企业都可经“企业自评人才”途径,为紧缺技术岗位的员工申请入户。

“我们可以看到,城市吸引人才并不意味着一味地降低门槛,又或是增加户口红利。”中山大学岭南学院经济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林江曾对东莞的入户政策指出,一个城市的户籍能对当地市民有吸引力,也可以从侧面说明常住人口对地方的投入感。人口红利可有利于促进东莞文化、康体业等现代服务业的发展,提高城市的竞争力。

大城市

珠惠中江肇或将全面取消落户限制

江门肇庆入户门槛最低

2018年,外市迁入江门市户口总人数为60910人,同比2017年下降11 .2%,但较2014年提高了45.85%。

江门规定在城区合法稳定就业满半年并有合法稳定住所,同时按照有关规定参加社会保险满半年的人员,即可在居住地申请入户,其配偶、未婚子女及父母可以随迁;各市没有就业创业年限限制。相比省规定在中小城市的城区就业年限需满3年的要求,江门入户门槛宽松。同时,江门首次提出公寓也可参照住宅类房屋办理户口登记。

在人才引进入户方面,具有初级及以上专业技术职称即可申请入户,门槛为全省最低;另经组织人事部门认定的紧缺适用人才,本人可以申请入户。

肇庆在2018年取消了积分制入户条件,有合法稳定住所,持有居住证并连续居住满半年以上的人员就可以入户。现大中专毕业生、取得初级工及以上职业资格证书或初级以上专业技术职业资格的技术人才均可落户。

中山:已取消积分入户,无自有住房也有机会

2017年,中山市户籍人口数增长9 .22万人,达170 .47万人,自2011年以来首次占全市常住人口总数比例超50%;2018年户籍人口数增长6.45万人。

两年来,中山市户籍人口增长15 .67万人,增量超过从2008年至2016年的8年增量总和。

在产业带动下,中山人口扩容一面提量,一面增质。2018年,中山市共受理人才入户13871人,随迁16159人,占全市入户总量的一半以上。

2009年12月16日,中山在全国率先全面推行流动人员积分制管理制度,20 10年1月12日,中山市《流动人口积分制管理办法》正式启动,全面接受全市外来务工人员“积分制”入户、入学申请。

到2018年1月,中山取消实施多年的积分入户制度,进一步放宽落户限制:在中山连续居住满3年、连续参加社会保险满3年并有自有住房的人员,本人及其共同居住生活的配偶、未成年子女、父母等,可申请落户中山,户口登记在自有住房;在中山连续居住满5年、连续参加社会保险满5年,没有自有住房但有合法稳定住所的人员,本人及其共同居住生活的配偶、未成年子女、父母等,可申请落户中山,户口登记在辖区社区集体户。

到2020年中山全市户籍人口拟增长至182 .5万左右,户籍人口城镇化率提高到50%以上。

惠州:“大专可落户”,有望变成“零门槛”

根据惠州市统计局数据,2018年末全市常住人口483万人,户籍人口380 .90万人。城区(包括惠城区、惠阳区、大亚湾开发区、仲恺高新区)的常住人口大约为250万人。

据此,惠州市应属于全面取消落户限制城市序列。

这就意味着,惠州现行的“大专可落户”有望继续放宽,甚至变成“零门槛”。惠州市发改局表示,政策还有待省里出台相关实施方案方能落地。

据统计,去年惠州市常住人口数达到483万,较前年增加5 .3万人,增量约为2016年、2017年两年增量总和的2.5倍,各类人才流入惠州市的趋势正在加速。

惠州市人社局相关人士分析,入户限制取消意味着惠州未来可能会有更多人口流入,将缓解惠州市人力资源市场结构性的矛盾。

珠海:常住人口年增量去年首次突破10万

2018年,珠海常住人口总量达到189 .11万人,已提前达到《珠海市人口发展“十三五”规划》中2020年全市常住人口总量180万人左右的目标。

其中,新增常住人口12 .57万,这是珠海自1979年建市以来,常住人口年增量首次突破10万。

梳理历年珠海人口增长情况发现,此前珠海每年人口增量均不足10万人,且增长缓慢。

2013年至2015年,珠海常住人口的增量分别为0.77万、2.39万、1.99万,到2016年,珠海常住人口增长有了明显提升,达到4 .12万。2017年势头更为迅猛,增量达到9.01万。

2018年3月1日起,珠海开始执行已大幅放宽的户口迁入政策。其中包括:取消计划生育,纳税入户,夫妻投靠的婚龄、父母投靠子女身边有无子女等前置条件。与该市户籍人员共同居住生活的配偶、未成年子女、父母,可直接迁入;社保、居住证连续满五年并在珠海有稳定住所即可直接申请入户。尤其是与珠海市户籍人员共同居住生活的直系亲属准予迁入户口,为人口的加速聚集打开了“阀门”。

南都记者 张小玲 吕婧 肖伟 朱鹏景 关婉灵 王道斌 唐建丰 罗忠明 郭秋成 陈蓉 见习记者 王童

本文由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发布于一肖免费中特王中王,转载请注明出处:楼市新机会,多个城市降低入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